植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穿越文爱在西元前4[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5:19 阅读: 来源:植酸厂家

第四章历史角落的爱情

夜心看着谢挺之俊美而痛苦的脸,突然觉得一切都像一个荒谬的梦。谢家高傲地说着让自己成为谢挺之的妾是多么破例的殊荣。可是,自己要的不过是一份全心全意的对待。多么希望,从来没有遇到过谢挺之……

瘟疫平息。

忙得要死的夜心神医只好再做回闲人,百无聊赖地在军营里做沙盘。

古代的地图看起来倒是很气派,可是,因为是平面的,完全没有玩3d游戏的感觉。在这个落后到没有电玩的时代,夜心真是郁闷得想撞墙。不想办法娱乐娱乐自己会疯掉的。

空气中传来奇妙的波动。夜心不回头也知道那个人是谢挺之。

“我听说你叫人拉了一车河沙,还细细问了建康附近的地形。你做的是什么?”谢挺之俊秀的脸上流露出好奇的神色。一袭白袍衬着他益发显得丰神俊朗。

“沙盘。好玩吧?”夜心仰头看向谢挺之,灵秀的眼中是兴奋的神色,“我做的是建康周边地形的沙盘,我们可以分成两方,玩打仗游戏。这不就是手动版的cs吗?自己真是个天才啊!”

谢挺之虽然年少,但却是名门武将,见识过人。这沙盘的军事价值简直无法估量。

“我父亲想见见你。”谢挺之抬起头来,眼中是神秘而复杂的喜悦和狂热。如果夜心是男子,一定会成为本朝最杰出的谋臣。

夜心茫然地望着谢挺之,“我对于拜见超级有钱家族的大家长,完全没有兴趣,我会自卑的。”

“夜心!”谢挺之气急败坏地叫着夜心。如果不是希望能留住夜心,如果不是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够认同夜心,自己也不会煞费心机安排他们见面。

“他们也要谢谢你救了婷妹。”谢挺之的眼中流露出深刻的情感。自己那多灾多难的妹妹最近似乎开朗了一些。

“我只是对美女没有抵抗力而已。”夜心牵住谢挺之的手,“走吧。”

谢挺之觉得自己的手心都快着火了。他的手紧了紧,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走吧。”

谢府。

“少爷,老爷和夫人,都在花厅等您呢。”丫环良缘上前。视线却被夜心小姐吸引。说实话,她也没想到,打扮奇怪的夜心小姐换上正式的衣裙,居然那么的美丽。虽然她没有婷小姐那样秀美的容颜,却另有一种潇洒倜傥的风流姿态。那灵活的双瞳让被注视的人油然而生一种温暖轻松的感觉。

“我总觉得怪怪的。”夜心觉得自己的头上那支明珠翡翠钗像是偷来的一样。

“我觉得你很美。”谢挺之对着夜心微笑。

这话让夜心呆呆站在原地,忘记跟上谢挺之的脚步。

“小姐,你为什么不走?”良缘奇怪地问。

“好的。”夜心提着裙子快走,几乎让良缘的脸变形。这么粗鲁……不,是不羁的小姐自己真是第一次看到。

谢挺之的父亲谢亘是谢安的第二个儿子。也是名震古今的大将谢玄的弟弟。两年后的大战中,正是谢玄击溃了三倍于己方军力的敌人,保全了大晋。

毫无疑问,谢家在这个时代的晋朝拥有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超然地位。

夜心走进雅致的花厅,却闻到了鸿门宴的味道。因为花厅之中,除了气度不凡贵气逼人的谢亘夫妇,还有一名千娇百媚的美丽少女。那少女自谢挺之进入花厅,就脸色绯红、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谢挺之。夜心打死也不相信她会是谢挺之的亲妹妹。

“庭之,过来见见你玉如表妹。”谢夫人眼尾也不扫夜心一下。

表哥?表妹?夜心有狂笑的冲动。原来,谢家是要自己知难而退。放松心神,夜心原地含笑而立。这样的好戏为什么不好好欣赏呢?

谢挺之世家子弟的风范一流,他笑看着玉如,“玉如表妹,近来可好?”

“庭儿,难道你不觉得玉如越来越美丽了吗?”谢夫人暗示的意味甚浓。

“当然,”谢挺之微笑,拉过一旁看好戏的夜心,“母亲,这就是夜心。”

夜心当然接收到谢挺之温文微笑后的咬牙切齿的讯息。她抬头绚烂一笑,“您好。”谢夫人一如现代的豪门贵妇,总是用挑剔的目光打量身边人等,凡是她认为身份地位低下的,那一律就当昆虫看待。

“原来夜大夫就是救了婷儿又平息了瘟疫的神医啊。没想到如此年轻美丽。”谢夫人挑剔地打量夜心,让夜心有进入医院照ct的错觉。

“不敢当,不敢当。”夜心礼貌地微笑。

“庭儿,好好待客,记得准备黄金百两酬谢夜大夫。”谢夫人四两拨千金,直接将夜心打入职业流浪医师的行列,“不知道夜大夫准备何时云游他乡?”

谢挺之显然这才明了了母亲的意思,神色突变。他开口道:“母亲,夜心不会走,因为她是孩儿的意中人。”

这话让在场的四个人都变了脸色。

谢老爷是隔岸观火。谢夫人没想到自己素来沉稳的儿子会如此冲动直白。玉如表妹则是芳心碎成片片。夜心内心甜蜜又微微不安。

谢夫人轻笑了起来,“不知夜心小姐家居何处,家中是否有人在朝中为官?”

夜心内心为谢夫人直接翻译:你是什么身份,配得起我家庭儿?

“我居无定所,无父无母,我是个孤儿。”夜心笑着回答,内心却一阵忧伤。爸爸,你去了天国和妈妈在一起,为什么让我流落古代被一老妖婆欺负?

“是这样。”谢夫人微微一笑,望向丈夫,“老爷,我们谢家是名门大阀,连个伺候的丫头也是身家清白。您准夜心小姐入咱们谢家么?”

谢老爷利目一扫,“这等小事,夫人做主。”

玉如闻言露出欣喜的笑容,又强自收敛,温驯地低下头。

“父亲!”谢挺之情急叫道,接着又望向母亲,声音里是哀求的意味,“母亲!”

谢夫人雍容华贵地一笑,“庭儿,你怎么这么不懂事。玉如与你青梅竹马,又贤良淑德,我已与你王姨夫商量过了,选个吉日为你们成亲。夜心小姐来历不明,只怕是连个妾也做不成的。”

夜心怒极反笑。自己是不是该呜咽一声冲出去?谢夫人大概是这样希望着的吧?

“死老太婆,我有说要进你谢家当妾么?”带着冰冷的笑意,夜心温文尔雅地开口说道。

“放肆!”谢老爷喝道。

谢挺之牵住夜心的手,“夜心——”他的内心升起一阵惶恐,这样诀绝的夜心是他也没见过的。

“或者说,谢公子,你也认为我能成为你的妾室是我无限的光荣?”夜心望进谢挺之的眼睛深处。自己怎么可以忘记,这个时代的男人可以合法地拥有众多的妻妾。

“无论如何,我只爱你一个。”谢挺之痛苦而炽热的声音在夜心耳边响起。

玉如倒抽一口冷气,“表哥——”她开始啜泣。

夜心却只是觉得从头到脚都浸泡在深深的冰海之中。谢挺之,你以为说着这样的话,就可以让我和其他的女人分享你吗?夜心,你到古代之后,智商完全退化了。

“挺儿,你说的是什么话?!玉如将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这样伤她的心。”谢夫人喝道。

夜心挺直背,面对花厅的众人,“谢夫人,夜心只是孤儿,高攀不上谢公子。这一切不过是一个误会。”

“夜心!”谢挺之握紧夜心的手。夜心看见了他的眼睛里满是交织着矛盾和痛苦的火焰,那强烈的情绪扭曲了他俊美的五官。

缓慢而坚定地抽出自己的手,夜心微笑,“谢公子,劳烦您带我去领我那黄金百两的赏金。”我,一定要忘记你的温柔,你的微笑,你给予我的快乐和心动。

“夜心!”谢挺之再度抓住夜心的手,“父亲,我要娶夜心为妻。”他的眼中是不顾一切的火焰。什么时候自己一时好玩带回谢府的夜心,已经成为自己无法舍弃的人?

“你说什么胡话?难道你要一品堂的女儿你的表妹玉如做妾?!”谢老爷发现自己的儿子似乎疯了。

谢挺之深深的深深的望着夜心,“如果你要的是正妻的地位,我给你。不要……不要离开我。”自己从小就被父亲严格地训练,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家族的荣耀。可是,为了夜心,自己不惜忤逆一直尊敬的父亲。

夜心发现自己果然和谢挺之有上千年的代沟。谢挺之以为自己要的是正妻的地位?不,不,不,自己要的不过是一份全心全意的对待。

“谢挺之,你其实不懂。我觉得丈夫就像自己的牙刷,是不能和人共用的。”夜心叹气,她温和而绝望地看着谢挺之,“我们还是做回朋友吧。”

就在这个时候,玉如发出惊叫声,“姑妈!”谢夫人昏倒了!

贵夫人总是抓住最恰当的时机昏倒。这是夜心的感叹。

他们都没有发现,花厅梁上,一个穿着白色锦袍的男子正充满趣味地看着这一切。这个男子居然是当今皇上的弟弟的儿子——司马元显!

“杀了她,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谢夫人站在密室中,脸上流露出的是少见的阴狠。她的身后站着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

“她的医术高明,对巫教会有用处。”戴着银色面具的人声音尖细冰冷。

“玉如是我安在谢家的又一颗有力的棋子,我绝不允许出任何的差错。”谢夫人妩媚动人的脸上是邪异的狠毒表情,她的手指上是新鲜的才采下的名贵芙蓉,已经零落成碎片。

“你的儿子居然为了一个孤女反抗你,你该好好地管教他。”戴着银色面具的人毫不留情地讽刺谢夫人。

“他太天真,相信爱情。”谢夫人的声音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怜惜。一个狠毒的母亲对儿子也是有些微的母爱的。

“我要活生生的夜心,其他的你来处理。”戴着银色面具的人笑了起来,“照顾好你那正义痴情得过了头的宝贝儿子。”

身为混乱的源头,夜心却完全没有这样的自觉,她躲在古树上,悠然自得地仰望蓝天白云。及时行乐是夜心的生活哲学,而且她有预感,这样平静的生活即将终结。

“夜心小姐,你似乎遇到很大的麻烦。”一把清朗悦耳的声音响起。

原来是雍容华贵的司马元显,他宛若仙人一般站在树梢,风姿飞扬。

夜心看到司马元显微翘的唇角,那抹恶作剧的微笑,“你是来看热闹的?我现在看到你这样的世家子弟就想踹。”

司马元显无辜地看着夜心,“我已经听说了哦,谢挺之因为你被他父亲软禁。”

“你的消息灵通的让人惊讶,情报头子。”夜心淡淡地说着,满意地看到司马元显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情报头子?”司马元显挑眉问,修长的眉带着之前没有的邪气和霸气。

“或者叫你皇家的耳目如何?”夜心笃定地笑笑,“以尊贵的身份不羁的姿态,游走于宫廷和江湖之间。这不是你的策略么?”晋朝庞大的情报结构大概就是这个看起来像纨绔子弟的人主持着的吧?

“你知道么?你的性命悬于一线。”司马元显沉声道。

夜心漫不经心地笑着,“哦?我还以为我这样的神医不至于毫无价值。”

“离开无聊的谢府吧,你该拥有更广阔的天地。”司马元显深知夜心的价值所在,“对我来说,你不仅仅是一个神医。”

夜心明亮的眸子中掠过痛苦的神色,“我会离开谢府,不过在离开之前,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大战即将到来,真的不愿意自己朝夕相处过的北府兵死伤太多。自己惟一能为他们做的就是减少死神降临的机会。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司马元显柔声问道。

“我要见谢安。”夜心直视司马元显。

“谢安?”司马元显首次露出震惊的表情。

历史书中或许晋朝皇帝只是一个名字,而谢安却是一个传说。

谢安出身名门大族,祖父谢衡以儒学知名,官至国子祭酒。他拥有治国之才,却并不想凭借出身、名望去猎取高官厚禄。所以隐居东山不出,人们时常说: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当晋朝危难之时,谢安出山,平稳局势,官拜丞相。

谢安在朝为官20多年,做了两件大事:一是遏制了大司马桓温篡夺晋室的图谋。他及时招募氏族子弟,培养北府兵,在军事上作了讨逆的准备,二是以北府兵为主力,打败了前秦符坚90万大军的南侵,取得了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淝水之战的胜利。

据说,当晋军在淝水之战中大败前秦的捷报送到时,谢安正在与客人下棋。他看完捷报,便放在座位旁,不动声色地继续下棋。客人憋不住问他,谢安淡淡地说:没什么,孩子们已经打败敌人了。

“你见他干什么?”司马元显忍不住问。谢安是连皇帝也要敬仰惧怕的大人物,夜心为什么要见他呢?

“我要给他打败前秦的良策,也想问他一些我不明白的问题。”夜心扯着司马元显的衣袖央求道:“你帮帮我吧。”

“……”司马元显实在受不了夜心那可怜小狗的眼神,“我怕了你了。”他的声音里有着他自己也不明了的温柔。

就在这个时候,某个脸色铁青的帅哥站在不远处,内心痛苦。

“夜心,这就是你不肯嫁我的原因?”谢挺之痛苦地低喃。

夜心感应到熟悉的波动,侧过头,看到了谢挺之。谢挺之,你还好吗?

为什么你用那么悲伤的眼神看着我?我真的真的希望能够让你平安地活下去,而不是死在战场之上。这才是我见谢安的真正原因。

即使我不能在你身边,也希望你能幸福。

夜心再度想起第一次见到谢挺之的时候。那时古代天空碧蓝,午后阳光灿烂。

[待续]喜欢这篇文章的话+QQ群137518978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