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五道杠少年折射社会浮躁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1:22 阅读: 来源:植酸厂家

新闻背景:一个叫黄艺博的武汉少年突然在网络“走红”。连日来,他戴着红领巾和“五道杠”的照片被网上疯传,还被一些网友指称“官相十足”;有人认为,在他博客中成人化的语言疑为家长捉刀……

据了解,黄艺博是湖北华一寄宿学校七年级学生,曾获“全国五星雏鹰奖章”、全国“十佳少年”提名奖等荣誉,现任中国少先队武汉市总队副总队长。

黄艺博的博客注册时间表明,他以“乾坤如袖”为名的博客今年2月8日开通,至今仅发表1篇博文,上传两个图片专辑。

5月1日前,该博客点击率并不高;近两天,浏览量大增。其中,黄艺博戴着“五道杠”少先队牌的照片浏览量达3万人次,网友回复200多条。有网友评价“太有范儿了”,也有网友质疑“看来家里关系挺硬”。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黄艺博在《开博前言》中引用了先贤之语。他在前言中还写道:“想借此言志,表达自己为了‘中华民族之复兴,续写汉唐之盛世’的修身齐家、济世安邦之信念、气度、襟怀、理想和抱负。”

不少网友对一名13岁少年写出这样的句子感到疑惑。网友“月下茶靡”说:“明明是青春纯真的童年时代,却被培养成这样。文章是模仿大人语气写的。不知道是该责怪社会还是责怪家长、老师。”多数网友表示,难以接受“官样小大人”。

黄艺博过去已被多次报道,曾有媒体介绍他“两三岁开始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7岁开始坚持每天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

观点交锋:

社会需要更多的有志青少年VS被扭曲的孩子不会有未来

五道杠的黄艺博没有错

最近网上一位“五道杠少年”被炒得沸沸扬扬。本来周某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了,因为周某小学时代顶多只有三道杠。仔细一看,这个五道杠原来名叫黄艺博,今年13岁,现任中国少先队武汉市副总队长。网民们看完他肩上别着“五道杠”的照片后纷纷发表感慨:有网友评价“太有范儿了”,但是也有网友提出质疑,一名网友表示“看来家里关系挺硬。”

网民们仅仅因为黄艺博“面容严肃”、“长得有些官相”、“文字有些官腔”就对黄艺博产生各种各样的主观臆测,其实这也许就像鲁迅所谓的看客一样,不能作出什么实质性的行动,只能靠聚众围观说两句风凉话权当消遣。其实,这样的“看客”自己和子女都不可能达到“五道杠”这种境界,只能说两句风凉话来表达自己的羡慕嫉妒恨,从心理学角度来看也无可厚非。但是,大家只是就黄艺博的“官腔”言论来对其进行评价,因此负面评价多也就不足为奇。而网民的思路恰恰跑偏了。报道中不常被大家提起的细节恰恰是最关键的地方。这名黄艺博同学不仅“每月两次照顾福利院老人”,而且从小就开始忧国忧民,“他的理想是‘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顾炎武说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梁启超说过“少年强则中国强”,我们崇敬的周恩来总理更曾在十几岁的时候喊出一句振聋发聩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并作为其一生的座右铭。难道我们只允许周总理少年立志,就不允许黄艺博少年忧国忧民?试问,在这个群体浮躁的年代,在这个选秀明星铺天盖地的年代,有多少青少年会像黄艺博那样从小就开始关注时事政治,从小就开始忧国忧民,又从小就立下“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么伟大的志向?在快女快男充斥的年代,青少年急需一个能够将他们引上正路的榜样,黄艺博刚好可以成为这个时代的青少年学习的榜样,正如周某小学时代学习各个英雄模范一样。

当然,培养青少年忧国忧民意识可以,否则小学生守则第一条“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只能成为一句空谈。但是就算是培养也要有度,不能以牺牲青少年天真活泼的本性为基础。

综上所述,靠一个黄艺博来弥补榜样的缺失,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看待这个所谓榜样,也应该从正确的、客观的、辩证的角度出发。否则就会扭曲青少年的价值观,最终误导舆论,那时候社会也将是一个跑偏的社会了。(作者:周楠宇)

面对天才,回归常识

2岁起就开始看《新闻联播》,7岁时每天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现已发表100多篇文章,并将其近3000元稿费和变卖废品赚来的零花钱,都用在资助与看望孤寡老人上。12岁少年黄艺博的确与同龄人有太多的不同。“这些习惯和兴趣都不是我们有意培养的,孩子的天性占了主动权。”孩子的父亲黄宏章告诉记者,黄艺博对于“民生”的关注已远远超过自己,他的理想是“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武汉晚报》5月2日)

作为一名新闻系教师,我常常建议学生看看《新闻联播》、读读《人民日报》,这些主流媒体的报道和声音,有助于构建一个全面而准确的信息环境。遗憾的是,如今的学生们玩性太大,面临的诱惑太多,很少有人能够定下心来,耐心地完成我布置的任务。所以,看到黄艺博2岁时能够看《新闻联播》,7岁时能够读《人民日报》,我首先感到的是不容易:作为一幼童,能够对时政和社会感兴趣不容易;作为一个孩子,能够在娱乐至上的氛围中关注他人不容易。这种兴趣爱好与关注的自觉,比一些大学生都做得要好。

但奇怪的是,舆论对于黄艺博的评价并不高,网络跟帖中更多是对这位天才的质疑和嘲讽。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形?难道我们期待孩子们只知玩耍而不知社会生活、社会参与?如果这样,又何必慨叹如今的“80后”、“90后”越来越自我、缺少担当?而且,国人对待天才的一贯态度是热捧才对,为何这一次面对天才不仅表现淡定,甚至有些怀疑呢?到底是黄艺博的表现出乎人们的意料,还是公众的期待中存在自相矛盾之处?这个问题显然值得深入解读。

我想,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人们怀疑其真实性。2岁的儿童是否真能对《新闻联播》产生兴趣?要知道如今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多数是在看《喜羊羊与灰太狼》,能够看懂儿童剧已经不错。所以人们提出了质疑,担心这个所谓的榜样只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泡沫。另一个原因是,即使事实真的如此,人们也觉得,孩子就是孩子,不应该过早地参与公共生活,过度地关注时事政治,否则,他们就将失去天性,失去孩子的天真可爱。应该说,公众的担心不无道理,这种担心其实反映了时代的进步。

首先,是对真实的追求。尽管人们希望看到各种天才,期待社会因为天才的出现而丰富多彩。但是,人们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看重真相,人们期待的天才应该自然孕育,而非人造产品。这种对真实的追求,虽然可能让很多传奇失去色彩,让很多偶像失去魅力,却可以避免假象的产生。其次,是对常识的回归。2岁的孩子能够看《新闻联播》的确值得关注,但它只可能是超越常识的特例,2岁的孩子更应该看属于他们那个年龄阶段的电视节目。所以,对于这个过于老成的天才,人们不仅没有热捧,反而担心其是否利于孩子的成长。

作为个案,黄艺博堪称天才;但是作为一个社会现象,人们更愿意看到快乐的孩子,而非老成持重的偶像。剔除那种情绪化的表达,公众对老成天才的质疑,其实反映出一种渐趋成熟的社会心态——我们生活在常态的社会中,在天才与传奇之外,我们更需要真实和常识,更需要普通的健康的孩子。

“五杠少年”承受的拟官化之重

一组关于“少先队武汉市总队长”的图片在网上忽然走红,照片的主角、年仅13岁的黄艺博也引起了网友们的极大关注。

臂戴“五道杠”,两三岁开始看《新闻联播》,7岁开始坚持每天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这位“五杠少年”的行为举止、博客语录激起许多人的讨论热情。从微博和新闻跟帖的内容来看,大多语带贬义,甚至不乏斥责、辱骂。

无论怎么讨论这件事,我以为有一点原则应当把握,就是不能过于苛责小朋友。且不论黄艺博那些臂戴五道杠的照片拍摄于何时,也不讲他装模作样阅读“文件”(手里那张纸并没有展开)是否受人指使摆拍,13岁少年的心智并未成熟,人格性格更未完全养成,很难说他现在是这个模样,以后又会是个什么状况。对于黄艺博来说,人生如同他手上那张纸,尚未展开,一切皆有可能,所以对于他所做所说的这些,人们不妨多些善意的理解和宽容。

就算黄艺博少年老成,把那个“总队长”(一说副总队长)当回事,拿来显摆,也不能说明这就是他的真实生活。这一切的背后,无处不展现出成人世界对他的影响。就拿他的成长经历来说,两三岁时开始看《新闻联播》,这肯定不是他自己所能做到,而有可能出于家长的有意引导。 7岁开始看《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相信这也不会是他自己的选择。说实话,这些报刊连许多家长都未必能看进去,何况像他这样正处于探索新奇世界而且连字都认不全的花样少年。这一点,任何有育儿经验的人都可以作出判断。因此,人们更应该把审视和批评的目光对准成人世界以及这一现象所折射的社会现实。

许多人对黄艺博表示惊讶,除了他的言行举止超越了他所处的年龄段,还在于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个“官本位”社会的缩影。黄艺博的一言一行其实就是对这种官场文化的学习和模拟,而且学得惟妙惟肖。他具有如此模拟天分,主要就是受他身边无处不在的社会氛围所影响。从幼儿园开始,大人们就会为了让孩子当个小班干部,不惜搞关系、走后门。例如,有的小学生为竞选班干部还给同学发钱拉票,这幕后未尝不是家长的“功劳”。

小时候就学会“跑官要官”,大学毕业了竞相考取公务员,出现黄艺博这样的小小大人物,又有什么可值得奇怪的?实际上,成人世界的“官本位”文化污染的何止黄艺博一人。网友还搜索出其他一些和他一样戴着“五道杠”的少年儿童,而其中有的人所摆出来的架势一点也不输于黄艺博。当地媒体曾报道过一个也是“总队长”的小学生,其“接见”小朋友的作派堪比官场大人物。更有说法称,此次“黄艺博事件”其实是他一手策划的“肃反行动”。且不论其中是非曲直,这些“政治少年”的权力话语体系及其行为作风,足以让人咋舌。

这或许表明,“官本位”文化正在影响和毒害部分少年儿童,使得他们在小小年纪就开始向往和追逐权力,不自觉地养成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官场人格。应当说,这种官场人格非但不是少年儿童之福,而且实属他们难以承受之重。这不仅是在摧残少年儿童的心智,还阻碍了他们自由快乐地成长。政治文化的关键词不止权力二字,更有责任、正义和公平等核心精神。放着这些现代政治理念不去学习,而去追逐官场文化之末流,这才是黄艺博现象给整个社会揭开的惊人一幕。(新闻晨报)

朔州制作工服

龙海制作职业装

义乌工服定做

滁州设计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