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首次公民申请文物成功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5:45:31 阅读: 来源:植酸厂家

灵境胡同33、37号院被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了!而在本报2013年4月25日7版报道的时候,这里还只是两处普通的四合院民居。

5月9日,崔金泽收到了北京市西城区文委的文物认定公函,灵境胡同33、37号院正式被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这是北京首个公民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政府进行文物认定并实施保护的成功案例。

历时三年,两处院落终获保护

崔金泽是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北京文物协会的会员。他与灵境胡同33、37号院结缘,始于2012年开始的对北京城内垂花门的调查研究。“在此过程中,灵境胡同33号院的一殿一卷式垂花门吸引了我。虽然不是政府认定的文物,但是大门的规模、门上的雕花等细节都显示它们不是普通的四合院民居。”崔金泽告诉记者,后来,与在此居住了60多年的门大妈的聊天中,得知皇帝的老师曾经住在这里。

当时,崔金泽除了知道它们可能是一处独具价值的文物外,还未产生其他想法。直到2013年初灵境胡同33号院以及西皇城根历史街区启动拆迁改造,才让他真正着了急,“我害怕一觉醒来,那些精美的古建筑便成了废墟。”

“关于33号院是溥仪老师陈宝琛的旧居以及37号院为清末民初建筑的系统考证从2013年初开始。”崔金泽介绍,为做考证,他两次走访北京市档案馆,查询民国时期的户籍档案、细读所有与该院落有关的卷宗,并在西长安街派出所查询了门牌号码的变更。根据1935年《北平晨报》的两篇报道以及新中国成立后北京胡同整合的相关信息等证据,证明33号院确实为陈宝琛住过的地方,而37号院现存建筑大概是清末民初的遗存。

2013年3月,崔金泽将相关的考证以及文物认定申请,递交到西城区文委。西城区文委表示将会组织专家进行研究论证。而此时,33号院东半部分已经被拆除。

在认定期间,曾有20多位当地居民寄发联名信,希望老房子赶紧拆除。5月9日,崔金泽收到了西城区文委发出的文物认定公函。在该公函中,记者看到,认定对象为灵境胡同33、37号院,其结构形制为传统四合院建筑,年代为清代至民国,产权单位、管理使用单位均为北京铁路局。该公函还明确,此认定不涉及所有权的确认和商业价值的判断。

启发公众参与文物保护的意识

“依据《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以及《文物保护法》的相关条款,西城区文委接到文物认定申请后,组织专家到现场查勘,根据居民、管理使用人、专家等各方的意见,依法作出认定。”西城区文委主任孙劲松介绍,之后,需要对认定结果进行公示。公示完成后,才正式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

“认定过程有着不少难点,比如居民出于各种考虑,特别是担心成为文物后,翻建、拆改都会受到限制,拒绝配合文物工作人员调查。”孙劲松坦言,在灵境胡同33、37号认定之前,西城区文委也收到过不少文物认定申请,但是成功的很少。“有些住户不让专家和文物工作者进去,导致认定申请根本无法进入法律程序。”

在崔金泽提交的认定申请中,是将33号院认定为陈宝琛旧居。记者注意到,在西城区文委的发函中,认定对象为灵境胡同33、37号院。“对于名人故居旧居的认定,有一些大家公认的标准,如一般是出生地或者持有产权者,但是相关资料显示,陈宝琛可能是租住在这儿的。”孙劲松解释,是否为陈宝琛旧居,与其认定为文物没有直接联系,能否成为陈宝琛旧居,需要之后对其文物价值做出学术研究和判断。

在崔金泽提交认定申请之前,灵境胡同33、37号院地块已经通过规划审批。按照规划,该地块将建一所小学。孙劲松表示,文物的认定成功,意味着规划会相应进行调整,但是它们的利用还会考虑与教育结合起来。“认定为文物并不能实现文物腾退,但是若用于教育设施建设,则可以对其进行征收。我们希望借助于教育设施建设的规划,实现文物的腾退和有效的保护。而且从目前的经验来看,把文物与教育事业结合起来,将文物作为教育设施的一部分,既可以合理保护文物,又可以有效利用文物。”

“通过此事,期待可以提高民众包括居住在文物建筑里的居民的文物保护意识,鼓励和动员更多的公众参与、支持文化遗产保护。”孙劲松说。

培养具有专业素养的民间文保志愿者

“目前中国文物保护工作主要由政府主导。同时,相关法律法规也规定,公民可以对文物进行认定申请。这可以使每一个公民参与到文物保护中来,国家保护文物的成本也会相应降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徐怡涛表示,然而,普通公民大多不具备文物专业素养,导致对所要求认定的文物缺失准确的价值判断。“之前某些认定申请没能获批,除了它不在政府主导的文物工作体制内,容易被有关部门忽略外,公民专业素养的缺失恐怕是一个更重要原因。”

“崔金泽是北京大学文物建筑专业毕业的硕士,之后又在文物领域工作,具有文物建筑价值认定的专业水平。在提交认定申请之前进行了大量扎实的历史考证,并发表了相关研究论文。历史学研究是一个不断逼近真相的过程,如果不能比别人更接近真相就只能承认别人的结论。所以,有扎实的研究,获得成功认定的可能性就大很多,因为相关部门必须提出更有说服力的反面考证才能推翻申请。”徐怡涛认为,灵境胡同33、37号院能够认定成功,崔金泽自身的专业素养起了关键性作用。

“这个案例本身没有超出法律法规规定的范畴,就是一个有专业知识的人,出于保护的目的,按照政府规定的程序,使得文物认定申请得到承认。它证明了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渠道是畅通的,公民按照法定程序去申请文物认定,可以得到政府认可。”徐怡涛说,但它目前还是一个孤立事件,并不意味着崔金泽成功了,其他文物认定申请也可以成功,如果忽视崔金泽专业能力这一关键因素,崔金泽的成功就不能大批复制。

“灵境胡同33、37号院得到文物认定,对于这两栋建筑是有意义的,但是目前公众有效参与文物保护的现状不会有很大改观。只有越来越多具有专业知识的志愿者参与进来,才会有所成效。”徐怡涛认为,目前对文物保护专业人才的培养比较小众化。高校培养的文物保护人才本来就比较少,毕业之后又未必都从事这个行业。所以,热爱文物的文保志愿者是文物保护事业的必要补充,但是如何培养这批人,提高他们的专业水平和参与的有效性,是问题的关键,这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付出努力。

人脸识别仪安装

电磁炉炒锅批发

其他专用测试仪器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