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植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鸽哨中的鸽哨制作老艺人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14:34 阅读: 来源:植酸厂家

北京是帝王之都,以明、清两朝养鸽之盛,本以为明代或迟至清初应当已有制哨名家出现及作品传世。不期最早的一位名家是“惠”字(哨下刻的字,等于作者的署名)。据曾目见此翁的晚清遗老计算,惠字当生于嘉庆初年,卒于同治年间。惠字之后有永字父子,人称大永、小永。同仁堂主人乐君咏西(行十五)爱鸽及哨,民国初年即广事搜罗惠及大永之作,并请小永住在宅中,日日为其制哨,长达一二十年之久,年老目衰,始告退回家。

有人统计当年制哨刻字者不下三四十家,但优劣精粗,差别甚大。乐氏发现其中最佳者为刻“鸣”字“兴”字两家,于是向鸽贩宣布,凡有刻此二字之哨,送来一律高价收购。数年内两家声名大噪,价值不在惠及大永下。咏西家中,北房五楹,条桌整齐排列,上置长方匣,重叠高与梁齐,尽庋鸽哨,多不胜数。

略晚于小永又有“文”、“祥”、“鸿”三家,前后共称八大家。“文”字姓陶名佐文(1876-1968),寄居国会街龙泉寺下院观音寺。“祥”字姓周名春泉(1874-1956),住白塔寺东廊巷路西小门内。“鸿”字姓吴名子通,住朝阳门外吉市口七条观音寺东庑,“文革”中逝世。三家均为予制哨并合影留念。惜与“祥”字合影一帧置朱漆帽盒中,红卫兵抄走后不知所终。今只有与“文”、“鸿”字及藏哨名家王熙咸先生合影。

鉴定名家制哨真伪,除试听音响,审视刀工、漆质外,观察刻字结体尤为重要。今试影印八家刻字拓本,藉供参考(见拓本)。永字父子,刻字同为永字,亦不难分辨。大永所刻永字末笔一捺,离正中直竖角度较大,故显得舒展。小永所刻,一捺下垂,角度较小,故显得拘紧。以此辨父子之作,屡试不爽。鸽哨刻字,与书画家款字一样,可辨真伪。音妙形佳,始能成名成家,是多年精心研究实践的结果。谁能说鸽哨不是文化,名家之作不是珍贵文物!

……我幼年喜蓄冬季鸣虫、蛐蛐、油呼鲁、蝈蝈等分别贮以大小葫芦,并在葫芦上烧炙花纹,即所谓“烫花”,亦曰“火绘”,因亦施之于鸽哨。鸽哨烫花只宜烫在葫芦一类上,联筒、星排等类则无地可施。鸽哨成对,两枚葫芦肚力求高矮相似、大小相同,放购葫芦以千计,从中选配成对葫芦肚,请“祥”、“文”、“鸿”等家制成鸽哨,只漆哨曰,葫芦肚则保留本色,供我烧炙,山水人物、花卉禽鱼,金石文字,无所不有。香樟为盒,横隔如阶,分行排列,以资观赏之娱。七八盒中,不止百对(图版28——34),其中出“祥”字之手者约十之七,出“文”、“鸿”两家之手者约十之三。春泉所制独多,固因其文件迅速,从不误期,而专就葫芦一类哨子而言,春泉实优于“文”、“鸿”两家。熙成于《话旧》中亦曾言及,所见实不谋而合。春泉为回族人,曾特制猪八戒葫芦相赠,设非知交多年,虽馈重金亦拒而不许也。

我在大学读书期间,曾邀春泉到海王村铸新照相馆合影留念,照片惜于“十年浩劫”中失去,故今卷首独缺此翁小像,真一大憾事!

春泉制哨,亦有创新。哨筒之底,透雕各种图案,衬以彩色缯绢,颇为艳丽。星眼之柄托,常镂刻花纹,玲珑剔透,亦见匠心。“文”字对此,颇有微词,曰“无关音响”。文人相轻,自古已然,艺人如此,又何足怪!

“文”字姓陶名住文(1876—1968),通州人,自1925年即寄居国会街龙泉寺下院观音寺,直至其逝世,与当时同住是庙的画家齐白石、金石家陆和九有交往。他年届古稀时,貌更清癯,须发飘然,大可入画,不若今世人。小影摄于1960年,己年逾八旬矣。

佐文哨口特点,后额(即哨曰的上部,通称“后脑门”)圆浑,一顺而下,殆取流线型之意,与音响虽关系不大,但可减少气流阻力,减轻飞鸽负荷。向他定活,颇费时日,工则极细,往往超过春泉,更非“鸿”宇所能及。尤以全竹葫芦、捧月等,用厚竹分瓣挖制,斗合成形,有如剥皮后的柑橘。审其底部,每瓣瓣尖,聚簇严密,不差毫发;(图版23—26)而春泉之作,间有参差龃龉之处,工稍逊矣。

佐文并精鉴别,老四家之制,不必上手看字,可立即道出为何人所作,并评说其优劣得失,使人心折。熙咸寓所距宣武门颇近,过从尤密,常携新得鸽哨前往赏析,自谓个中奥窔,得自住文为多云。

“鸿”字姓吴名子通,生于光绪二十年(1894年),体格魁梧,右额有疣隆起,一瞳微斜,哨口亦微斜如“惠”字。人或谓“‘鸿’字目斜故哨剁’,实其手法使然,何关眸子!?

子通为我制哨时已年近四旬,子然一身,住朝阳门外吉市口七条观音寺东庑。三十余年中,除专为制火绘用的葫芦外,二筒、三联、五联,及七星至十五眼,每种均分大小五号,各制一对,即此已有四十对。(图版27)又因传统的葫芦均以小管作旁哨,而未有用小葫芦者,我有此新意,特倩子通为之,亦可谓别具一格。火绘荷花一对,即用此法。(图版31)

子通售哨,索值不过住文之半,亦低于春泉,做工之细或不及两家,但音响有绝佳者,此为养鸽者所公认。自春泉谢世,性文年老搁刀,子通本可独步一时,唯好景不长,旋逢人事变革,又值岁收欠丰,养鸽者大减,哨亦少有人买。1963年我草《鸽哨带来的空中音乐》一文,载在英文杂志《中国建设》是年第十一期。此后收到海外来函数封,询问购买鸽哨办法。我曾介绍子通持来函到当时经营外销工艺品的懋隆洋行面洽。该行虽定制少数样品寄往国外销售,但不久便因故中辍。“文革”中,鸽哨亦在“四旧”之列,有哨者多恐惧而自行销毁。(老同学著名外科专家谷钰之大夫平日十分珍爱的“文”字哨,即由他自己践踏后付诸一炬,至今言之,悔恨不已。)我尝念及子通,必将陷入绝境。迨1968年我从“牛棚”中放出,偶过吉市回,途遇子通之邻叟,谓此老不耐冻馁,已填沟壑矣。

孕妇枕头图片

皮革压花机批发

孕妇鞋价格

相关阅读